公司动态

创下多项全国之最!广州制造业“国家队”是怎样炼成的?


图片


近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对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优胜者进行公示,广州协同周边城市打造的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、广深佛莞智能装备集群、深广高端医疗器械集群三个集群入选,将成为全国重点集群培育对象。


自2019年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竞赛启动以来,工信部搭建起集群间相互比拼的“赛场”,先后通过两轮集群竞赛,最终拟确定25个重点支持的产业集群。这场国内最高规格的产业集群竞赛高手云集,从中脱颖而出的产业集群代表了国内的最高水准。


这些产业集群受益于双重力量:一方面,在市场规律的作用下,包括广州在内的珠三角多个城市,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产业分工,各地区之间取长补短,搭建出日臻完备的产业链;另一方面,超越了行政区划的政府统筹,正在探索集群决策机制和治理体系的创新,助力产业集群实现“理性、有序、高效”的发展。


图片

▲机器力量为集群企业技术骨干进行培训


三大集群斩获多项“全国之最”


“产业集群、产业链往往具有‘跨区域’的分布属性。”广东省科学院智能制造研究所副所长吴智恒介绍,先进制造业集群可被视为地区之间,产业分工深化和集聚发展的高级形式,也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主要标志。


广东省科学院是集群促进机构的重要支撑单位。回想起全国决赛优胜名单出炉的前夕,作为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项目的总负责人吴智恒笑着说,自己既期待又紧张,“就像当年参加高考后等待高考成绩的心情一样”。


最终跻身优胜名单的广州所属三大集群,具有鲜明的地域优势和产业实力——


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产业规模居全国之首,三地辐射带动全省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产业超万亿元。目前,广佛惠三地已形成全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、品类最齐全的显示家电配件产业链。


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是全国规模最大、品类最多、产业链最完整的集聚区域,总体规模处于全国前列。民营装备企业占比七成以上,由广东蓬勃的制造业应用市场需求催生,环境适应性强,发展有活力有韧性。


深广高端医疗器械集群覆盖了500多家高端医疗器械企业,尽管跨越深圳、广州两市,但上下游产业链却结合得十分紧密。生产上,医用生物材料、传感器、探测器等关键零部件供应企业高度聚集,形成了“一小时”外协与定制加工供应圈。

其中,广州扮演了什么角色?身处集群中的企业最有体会。


2021年,广州将迎来代表全球显示科技发展方向的先进制造项目——TCL华星广州8.5代印刷OLED产线,这是全球首条8.5代印刷OLED产线。当前,OLED显示是全球显示科技领域的焦点,该条产线的筹建,对于中国企业争夺高端显示科技领域话语权,意义重大。


“TCL将不断加大在广州进行科技产业投资布局的力度。”TCL创始人、董事长李东生表示,广州是TCL在粤港澳大湾区投资布局高科技产业的重要地区,这里已具备发展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基础条件,未来将为高新技术企业和制造业企业做大做强提供有力支撑。


科创支撑,是广州驱动产业发展的力量之一。从产业自身看,广州是华南工业门类最全的城市,拥有全国41个工业门类中的35个;从基础设施看,广州拥有白云机场、广州港等国际性交通枢纽;从营商环境看,广州制造业产品远销全球超过一百个国家和地区……


基础“软环境”已然准备就绪,高端“硬核”要素正在快速汇聚。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区域发展核心引擎的广州,由此成为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城市带核心成员。


图片

▲机器力量就人才培养一事与集群企业进行交流


探因

跨区资源整合实现“1+1>2”


由于制造业蓬勃发展和市场化的原因,不同城市形成了各自的产业特色。以装备制造业为例,广州长于智能成套装备和关键零部件;东莞优于电子制造装备和工业机器人;佛山聚焦轻工智能装备和金属加工装备;深圳突出无人机和激光加工装备。


“装备制造业的门类跨度较大,‘智能’可以作为一根主线,把相关产业串起来进行培育。智能化是装备制造业向高端化发展的最主要途径。”吴智恒提到,这也是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所要肩负的发展重任。


在民用无人机领域,深圳大疆的产品在全球就有大约70%的市场占有率。所谓“一个好汉三个帮”,深圳无人机的顺利起飞,少不了周边配套产业带的协同助力。仅民用无人机的配套产业链,就覆盖了芯片、机体结构、电机、电调、电池、飞控系统、遥控器、云台和相机、图传等等诸多供应环节。


在汽车制造方面,广州则具备深厚的产业底蕴。作为全国三大汽车生产基地之一,广州已连续两年实现了汽车产量全国第一,初步形成了日系品牌、欧美品牌和中国品牌共同发展的多元化汽车品牌格局。在此基础上,广州汽车领域的智能装备制造业获得了长足发展。


“我们上游的加工制造、技术服务、元器件供应等环节,很多都要与深、莞、佛地区的产业联动。”广州明珞汽车装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姚维兵表示:“这是‘市场之手’决定的产业分工。广州周边地区丰富的产业资源,可以直接为我们提供相关配套。”


姚维兵指出,集群不是简单的联盟、交易,而是各方通过产业链、价值链的互补,共同打造具有竞争力的优势特色产业;集群也不一定要有很多企业参与,它更侧重企业之间真正实现“上下贯通”,比如存在各种各样的人才、供应链资源、市场要素等进行配套。


从单个地区产业的“单打独斗”到跨地区形成的“产业集群”,还意味着产业的拓展。广州洁特生物过滤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实验室耗材。目前,该企业已成为这一细分领域的国内“领头羊”。


然而,实验室耗材领域的市场总份额约在200亿元以下,企业若要进一步发展壮大,就需要有所突破。2020年,洁特生物在科创板上市,资本市场对企业的成长提出了更高要求。洁特生物计划与行业内企业携手合作,不断拓展新的业务。


“一个企业不可能尽善尽美,这就要通过产业集群的资源整合弥补自身不足,从而与合作伙伴一起实现‘1+1>2’。”洁特生物董事长袁建华谈到。


图片

▲机器力量就人才培养一事与集群企业进行交流


举措

政府成为产业发展的“施肥人”


工信部组织的先进制造业集群竞赛,是按照统一的评价标准,从国内不同行业领域内的领先者中,选出能承担国家使命、代表我国参与全球竞争合作的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。这就要求相关产业集群,应当有对标“世界级”的雄心和眼光。


什么样的产业集群才堪称“世界级”呢?吴智恒揭示,世界级产业集群要有世界级的规模、世界级的技术、世界级的企业,以及世界级产业生态(完整的产业链和高度集聚的集群要素)。据吴智恒透露,广深佛莞智能装备集群的工业总产值目前在8000亿元左右。


“我们的目标是通过3-5年的发展,集群工业总产值达到万亿级;打造6-8家百亿规模的智能装备龙头企业;培育100家专精特新‘小巨人’和单项冠军企业;成为全球智能装备重大技术创新成果的策源地之一。”吴智恒说。


但这并非易事。跨区域的产业集群发展,就要在集群决策机制和治理体系进行创新。为此,以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产业集群的发展为缩影,各集群内部建立起三地联动、组织共治、共享共赢的现代化集群培育模式——


在政府层面,由广州市政府、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有关领导作为召集人,成立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产业集群建设工作领导小组,广佛惠三市工业和信息化部门主要负责人为领导小组成员。高规格统筹落实集群建设培育工作,实现“高举高打”;


在促进机构层面,广州超高清视频产业促进会作为总体机构,总部设在广州,分别在佛山和惠州设立分支机构,负责统筹落实三地的集群培育与建设工作。在集群培育新机制下,三地发挥各自的产业优势错位发展,各方力量共绘“一张图”,全面形成合力。


在资金层面,除国家配套资金外,广东省和广佛惠三市分别按1:0.6和1:1配套国家制造业集群的扶持资金,支持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建设。


“在产业集群之林中,有的企业是大树,有的企业是树苗,有的企业是小草。自然状态下,它们只能依靠先天的阳光雨露哺育成长,但如果有人施肥的话,它们可以更快更健康地成长。”吴智恒说,政府及促进机构就相当于产业集群的“施肥人”。


相比于在商业市场中按市场规律自发形成的产业链,有了省市政府的统筹布局,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、广深佛莞智能装备集群、深广高端医疗器械集群将获得更多扶持助力与有序引导,从而实现健康、可持续发展。


图片

扫码关注

联系我们 : 13249632897

(微信同号)

来源:南方+